????然而,当亲兵一进院落,却看见阿南坐在屋檐下的石阶上哭,他背后的秋珂的房门紧闭着。

????亲兵问:“阿南,你怎么坐在这里?哭什么,秋小将军呢?”

????阿南抽着气道:“他在屋子里。”

????亲兵阔步走来,对阿南道:“快去收拾一下,马上出镇。”

????然而,亲兵站在秋珂门前,推了推房门,却发现房门从里面上闩了。

????亲兵纳闷道:“怎么回事?秋小将军,你在里面吗?”

????半晌,秋珂在应道:“我在里面。”

????亲兵还想再说,屋里他的声音便又传来:“这事我知道了,你先带着阿南离开这里,让他跟你们一起走。”

????亲兵顺口就问:“那你呢?”

????秋珂沉默了一会儿,道:“我稍后会跟镇上的百姓一起走。”

????亲兵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,道:“秋小将军是不是怕拖累我们,大小姐吩咐了,今天一定要把你带走!”

????阿南还在轻声啜泣,亲兵有些烦躁,道:“臭小子,你到底哭什么?是不是出了什么事?他为什么把你关在外面?”

????这几天大家都在镇上奔走,竭尽全力地遏制瘟疫的蔓延,因而这院落外面除了有士兵留守以外,院落里就只是阿南在照料。

????阿南也不知在外哭了多久,两只眼睛红肿得跟小核桃似的。

????他抽着气,断断续续道:“我也不、不知道……昨天晚上,我给大哥哥擦身……大哥哥身上起了红疹子,然、然后大哥哥他就把我赶出来了……他再也不准我进去了呜呜呜……”

????阿南的话听得亲兵神色剧变。

????他抬头看了看紧闭的屋门,而后提起一口气,开始抬脚踹房门。

????这武夫力气大,没几下便把房门哐当踹开。

????他正要抬脚进门,秋珂蓦然冷声道:“别进来。”

????亲兵抬眼看见他正靠坐在床榻上,着一身浅色衣裳。养伤期间,使得他看起来更加像温弱的世家公子一般。

????他肤色苍白,眉目似墨染一般,端地如画。

????只是那微微松散的衣襟下,隐约可见有红疹爬上来。

????亲兵倒吸一口凉气,“怎么会……”

????尽管秋珂一直在这院落里足不出户,可他身体太过虚弱,再加上刚回到镇上来时,还陆陆续续有过镇民来看望他,送些菜果之类的,并没有完全与外界隔绝。

????瘟疫一旦蔓延开来,通常都是身体弱的抵抗力弱,则更加容易被传染。

????秋珂想,给他看见了也好,道:“我不能随你们出镇了。你们去帮雁君,尽快把没病的人全部安全转移出去。”

????亲兵难以置信,摇头道:“那你怎么办?”

????秋珂道:“我留下来找治疗的办法。”

????亲兵热血直冲上脑,道:“不行!我们先把你带出去,再找大夫替你慢慢治疗!”说着抬脚就又要跨进来。

????秋珂抬眸看着他,眸里神色威严冷肃,简单明了道:“这是命令。”

????他的话生生把亲兵的动作制住。

????秋珂又道:“倘若雁君问起,你便应她说,我已经出镇了。待你们走后,严锁整个镇子,不得放任何一个病民出去。如果情况十分严峻的话,不排除烧镇的解决办法。”

????“小将军……”

????“军令如山。”

????亲兵杵在门口半晌没动,秋珂冷声道:“还不快去。”

????最终亲兵咬一咬牙,狠下心来转头就走,临走时不忘照秋珂的吩咐把阿南夹在腋下一起带走。

????阿南手脚并用地乱踢乱瞪,哭道:“不要留大哥哥一个人在这……不要走……”

????亲兵红着眼眶恶狠狠地呵斥道:“给我老实点!”

????走出院落时,阿南哇地大哭。

????检查镇民的身体情况,一直从早上持续到了傍晚。

????傍晚的时候,天边难得有云霞。霞光渐渐淡去,暮色笼罩上来,入夜时的天空依稀点缀着寥寥疏星。

????镇里的哭声断断续续,有因亲人分离的,也有因自己无路可走的。

????士兵和镇民开始井然有序地撤离这个镇子。

????这种时候,钦差和他的队伍走在最前头,赶紧逃离这个水深火热的地方,他比谁都积极。

????明雁君看着她和秋珂的亲兵都聚拢过来,还不待她开口问,秋珂那边的人便垂着头,神色不明地沉声禀道:“照大小姐的吩咐,已经把小将军顺利送出了镇去。”

????明雁君点了点头,心里松了松,而后眼风扫过秋珂的亲兵们,道:“你们不留在他身边,怎么还来这里?”

????亲兵顿了顿,道:“小将军命令,我等来全力帮助大小姐。”

????明雁君觉得有哪里不太对,但一时又说不出来。

????她看了看该撤的人都撤得差不多了,不过剩下的染病的镇民和士兵们,总有一些是不服气的,总想要趁机冲出去谋得一条生路,好在其他病民则拼命地帮忙阻拦。

????因为那些病民的家小都会被撤走,他们要是放任这些霍乱的病人冲出去的话,则很有可能再传染给自己的好不容易得以逃生的家人。

????最终,明雁君对亲兵们道:“我们也撤吧。”

????有个别亲兵欲言又止,可最终还是神色痛苦地闭严了嘴。

????他们是军人,私下里吊儿郎当无妨,可这种时候服从军令是他们的本职。军令让他不得多说旁的,他便不能多说。

????直到明雁君骑马行到城门口,转头下令封闭城门时,她回头蓦然看见了阿南那个孩子,和亲兵们在一起,顿时眉头紧蹙,道:“他怎么会在这里?”

????无人答得上来。

????明雁君看向众人又道:“他不是一直在秋珂身边照应吗,为什么会在这里!”

????不知是被明雁君的气势给吓到了,还是在这窒息的氛围里承受不住了,阿南张口就哭了出来,道:“大哥哥他还在里面!为什么要把他独自留在那里……”

????明雁君脸色煞白,目光锐利如刀地盯着来向她回话的亲兵。

????亲兵噙着泪道:“这都是小将军的命令。”

????就在那城门彻底合拢的前一刻,只剩下一人宽的缝隙时,明雁君咬咬牙,突然猛扬马鞭,朝城门那道缝隙冲了过去。17